文化首页 学习交流 文学沙龙 文化手册 文艺生活 专栏 所有信息 后台管理
 
 
追念父亲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索动 华巧凤 发布时间:2007-4-19 阅读:82

我的父亲是原易门矿务局的退休职工。2005年他走了,摒弃了世间的繁华和悲欢,走完了自己平凡而充实的一生。

父亲是1956年当兵退伍后来到原易门矿务局三家厂分矿工作的。矿山的工作繁重而辛苦,每年只有到农忙季节,父亲才能回家帮母亲干农活。每次回家他总是带上在矿山砍的木棍、木条,到家第二天就开始忙碌起来,把它们做成农用工具。那时我们还小,总是埋怨:为什么不给我们带新衣服、买糖吃。所以对他的感情不是很深,甚至有点陌生。

慢慢地,我们长大了。我家那东倒西歪的旧房里,也贴满了他的奖状;印着各类先进的茶杯、口缸、枕巾、水壶、脸盆等,摆满了一桌子。不怕你们笑话,父亲临终时说:“这些东西就是矿山对我工作的评价,我一直像宝贝一样的收藏着它们,你们拿来用吧!

父亲对矿山那种依恋之情,我们这代人无法理解。

父亲光荣退休后,我来到父亲曾经工作过的矿山,每次我从矿山回家,他都会问一些近来矿山的情况,我给他讲现在矿山的新变化时,他总是笑咪咪听着,然后,告诉我从前老一辈矿工是如何工作的。我离家回矿时,父亲总是千叮咛、万嘱托:“一定要听领导的话,有困难是暂时的,要安心工作,注意安全。”

父亲一辈子辛劳、俭朴、念旧,退休后每天还是穿着矿山发的工作服。好几次,我们给他买了新衣服,劝他穿点别的,他感叹地说:“虽然离开了矿山,但心还在矿山,还时时梦见矿山!”

父亲是因高血压发病,失足家乡的小河而离世的。他很可怜,在水中泡了一天才被人发现。至今仍是作为儿女的我们,最后悔和痛心的往事。

我家住在通海大坝子,通海是闻名全国的蔬菜基地,很多村民都是蔬菜种植专业大户。有一次,父亲去钓鱼,看见小河里的鱼死了,沟边地头扔有大量用过的农药瓶,他就有了回收农药瓶等农资废弃物的想法。于是,第二天他便开始行动了,把大堆大堆的“垃圾”运回家里,分类后把可回收的废品送到废品回收站,把农药瓶等有毒有害的废弃物处理后挖坑埋了。开始母亲不理解的对父亲说:这些垃圾你捡回来干什么,把家里弄得臭烘烘的!他说:“这些农药瓶污染了水源,你看河里的鱼都死了,青蛙也不叫了,要爱护家园”。

这一捡就是三年。慢慢的远村近邻的乡亲都认识了父亲,有人还嘲笑他,说退休老工人还捡垃圾。他没有理会,仍是身着旧工作服,手拎编织袋,忙碌地奔波于田间地头。近处的瓶子慢慢少了,他就去十几公里外捡,早出晚归,直到灿烂的阳光把他变成一个黑油油的老头。

在他的感召下,乡邻们也理解了,还主动把废瓶交给他,不再乱扔有毒有害的农用垃圾了;田间地头也多了一批专捡农药瓶的老年人的身影。当时,村长还在广播里表扬了父亲,要村民们向他学习,保护环境,共创绿色和谐的家园。

如今父亲走了,他的一生勤俭、纯朴、善良,没有惊天地、泣鬼神的豪言壮举,甚至很多乡邻和矿工都说不准他的名字,但印证了一句话:平平淡淡才是真。

我为你骄傲——我的父亲!

我永远爱你——我的父亲!

 
 

      欢迎您发表自己的评论。您的评论将被网络上成千上万的读者所共享,我们将对您的慷慨深表感谢。
 发表评论 | 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      本站发表读者评论,并不代表我们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观点。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。
云南达亚公司狮子山铜矿  版权所有
 
地址:云南省易门县小街乡狮子山  电话:4950123  邮编:651100
建议分辨率为1024*768